奥迪CEO被捕 排放事件掩盖证据

热点

 | 
www.skwo.net  2018-06-19 09:14
责编:梅西

奥迪CEO被捕 排放事件掩盖证据

2018年6月18日,德国慕尼黑,当地晨间,检察院方面宣布,奥迪首席执行官鲁伯特·施泰德被捕,因其在柴油机排放舞弊丑闻的相关调查中涉嫌掩盖证据。

“一位法官察觉了嫌疑,并下令将施泰德关押收监。”检方办公室在声明中称。

上周,德国检方办公室针对施泰德涉嫌舞弊和虚假宣传的嫌疑,扩大了关于排放舞弊的调查范围。

奥迪母公司大众汽车集团一位发言人也向路透社等媒体证实了18日早间施泰德被捕,并补充称无罪推定适用于施泰德的案件。也就是说,倘若起诉方证据不足,施泰德将被判定无罪。

那么,施泰德此次被捕,最重要的几个问题答案到底是什么?《每日汽车》综合消息渠道和分析结果,为读者呈现如下。

一、施泰德被捕有多严重?

到目前为止,施泰德只是收押候审,并没有通过裁决定罪,因此下结论还为时尚早。这个阶段,尚不是最严重的定罪阶段。

按照大众汽车集团发言人的说法,施泰德案件还是适用“疑罪从无”的无罪推定,有罪和无罪、重罪和轻罪将决定长远影响,但是短期内自然会对奥迪声誉存在一定的不利。

据德国检方表示,将施泰德收监是因为要防止其阻挠取证。这类似2006年时郑梦九第一次被关押,但不同于郑梦九后面的入狱(按判决)。当时韩国检方表示,如果不收押郑梦九,他会阻挠警方获得证据。施泰德也是如此,如果任由这些高管势力给调查设绊子,则定罪进程将大受阻碍甚至无果而终。

不过倘若回顾施泰德之前一系列遭遇,则不能不说此次危机已经到了极致,而且掩盖证据的罪行倘若认定,则分量相当之重。

2007年施泰德出任奥迪全球CEO,2009年开始大众汽车集团卷入“柴油车尾气排放作弊”风波(尽管到2015年“排放门”才因为政治斗争因素被美国曝光),施泰德也随之被迫着手处理尾气作弊。

在排放门曝光后,施泰德经历了多次“被罢免”传闻。奥迪一名已离职的研发主管Ulrich Weiss在德国劳工法庭上指认施泰德早在2012年就得悉柴油车作弊事件,并非是在2015年底。因此,施泰德存在知情不报、掩盖罪证和不作为的过失与罪行。

但奥迪监事会和母公司仍然对施泰德表现出信任,2017年5月施泰德再获续约,任期将延长五年,直至2022年底。奥迪工会主席Peter Mosch在一份声明中表示:“在以后的任期内,施泰德必须保障德国工厂的劳动权,确保工厂产能得到良好利用,系统地改进技术,推动奥迪走向成功。”

二、对奥迪影响几何?

在行业层面,CEO直接被抓且最后判定有罪,对企业形象的负面影响非常显著。2006年的时候现代-起亚郑梦九曾经因为挪用公款和向官员行贿,被判定三年监禁,但被关了两个月之后就被保释。在当时业界确实引发哗然一片,对口碑形成拖累。

而在消费者层面,对企业高管的关心程度并不如对产品本身那样直接,何况施泰德到目前为止还只是嫌疑人,并没有到确认罪名的地步,未必会出现“奥迪老总都被抓,所以车质量也不行”这种推演说辞。

对奥迪来说,完全可以通过危机公关采取措施削弱负面影响,比如将施泰德个人同公司之间的关联性削弱、独立性增强,力保企业形象,积极配合检方调查,主动向业界和民众认错,宣布将开诚布公改正错误。

再以2006年郑梦九入狱风波类比,当时现代在全球销量排名是保第6冲第5,尽管当年销量确实表现受到影响,但更多地是因为韩元汇率波动。

此外,无论是施泰德改过自新,还是被替换之后更新管理层,都会关联到企业文化层面,推动奥迪乃至整个大众汽车集团进一步“去集权化”,提高企业决策效率。

原先,施泰德和前前任大众汽车集团CEO马丁·文德恩(Martin Winterkorn)类似,都继承了“大众教父”费迪南德·皮耶希的集权管理精神,在企业规模和全球化程度都远不如现在的时候较为适用,但在大众迈过年销千万辆大关之后便越来越显掣肘。

在穆伦之前,施泰德曾被看好接替文德恩担任下一届的大众汽车集团CEO,但排放门风波出来之后,一切计划都被打乱了。而马提亚斯·穆伦从文德恩手里掌舵之后,已经在推动整个大众汽车集团企业文化和管理体制的转型,如今穆伦交棒赫伯特·迪斯,后者虽然跟穆伦风格不太一样,但很多地方还是比较相通的,类似削减次要资产之类,本身集权式管理对当代企业运行效率也并不是最有利的选择,迪斯或多或少会推进改革。

施泰德无论去留,奥迪管理层的洗牌和企业文化的现代化进程都不可逆转,某种程度上奥迪将在波折中进化。

三、如果施泰德下台,谁来给奥迪掌舵?

今年2月份,德国《图片报》披露称,施泰德的奥迪CEO职位可能被前大众旗下斯柯达品牌CEO范安德(Winfried Vahland)接替。

范安德在2015年排放门爆发之初被任命为大众北美业务负责人,但在通知发布三周后提出辞职,离开供职25年的大众集团。去年9月底,范安德沉寂两年后复出,出任宝腾独立董事。

据悉,施泰德当时被指可能转任大众CFO。若范安德拒绝被挖角,则大众将考虑再招揽宝马研发负责人Klaus Froehlich。不过宝马已经对此进行了否认。

此外,《德国汽车周刊》曾爆料称,新一任大众汽车集团CEO赫伯特·迪斯将兼任奥迪监事会主席(即董事长),虽然监事会不会直接涉足具体执行管理,但无疑将从宏观层面帮助新CEO掌舵。

四、大众集团还有哪些(前)高管卷入最新的排放门调查?

上周,慕尼黑检方宣布正在调查20名嫌疑人,搜查了施泰德以及其他现任董事会成员的住宅。

据知情者透露,第二名嫌疑人是奥迪采购负责人伯恩斯·马滕斯(Bernd Martens)。马滕斯是之前奥迪柴油车危机项目的领导,大众与奥迪共同设立了该项目组以应对排放门危机。

而前前任大众汽车集团CEO马丁·文德恩也在继续接受德国检方调查,同样是因为“排放门”事件。

五、施泰德事件对大众及奥迪新业务(电动车等)有怎样的影响?

首先从大众汽车集团的整个改革方向看,越是旧势力被其他因素摧枯拉朽,那么新业务就将越是居于核心地位。再拿穆伦做个比方,他锐意革新,打算彻底关闭柴油车业务、全面推进电动车业务,所以导致他得罪了柴油车供应链相关利益方,而这些人是跟保时捷家族有关联的,进而诱发穆伦在保时捷家族失宠,穆伦的下台算是新势力的一次失利。那么反过来说,施泰德下马,新管理者接任,大概率将推动改革,包括技术层面也就是新能源和自动驾驶。

其次,在企业效益层面,如果名誉方面的负面影响过大,会造成经济损失严重,就像排放门一样,市值突然缩水三分之一,整个集团出现罕见的亏损,那么研发电动车所需要的巨额资金就无从寻找来源,这又会妨碍新方向发展。

总体而言,施泰德本次被捕从事件的绝对性质上来说并没有那么严重(关押候审),并未判决罪名成立。但奥迪确实也需要通过这次波折对自身之前的弊端进行审视,再藉由企业文化和管理架构的转型提升效率。如果施泰德本身最终疑罪定无,并且能继续掌舵奥迪,那么势必也将加速转型和变革。

在这个意义上,“CEO被捕”事件,对奥迪甚至施泰德本人,都未必是最坏的情况。反而是在旧体制下深陷沉沦而不知自拔,倒会将企业带进深渊。奥迪,或许更应该庆幸这次正义的洗礼。

Copyright © 2011-2015    版权所有:看点网    ICP备案号:沪ICP备14053772号-1